Empty Attic

啥都不会的沙雕帅哥
黑子哲也是我老婆

〔赤黑/微黛黑〕给他买一辈子香草奶昔的男人

主赤黑,黛黑兄弟设定。黛千寻弟控晚期。
温馨欢脱,千寻哥哥有ooc。
完稿于2016.01.16,老文重修

0.
我叫黛千寻。我有一个比我小的弟弟,黑子哲也。他天下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
小哲是这个世界上最萌最温和最治愈的小天使。小的时候脸肉嘟嘟的,带着那种孩子才有的桃粉色。每次他都会扑闪着那双蓝得透明的眼睛,然后和我说:“欧尼酱,我想喝香草奶昔。”
我总是对他说,和这种冰凉又甜腻的东西对肠胃不好,奈何那双眼睛杀伤力太大——最后让步妥协的都是我。
我不忍心在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前说个“不”字。

他总是和我说,千寻哥哥,你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的,比漫画上那些男生好看多了。
我总会在那时稍稍弯下腰,摸摸他柔软的头发。他应该不知道吧,每次我远远地站在他小学的门口,看着他在操场的树荫下休憩的时候,大概是属于那种“岁月静好,仍不如你”的文艺。

1.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哲喜欢上了打篮球。我看着他在阳光下照耀得快要消失的身体,莫名觉得这将成为他一生的爱好。
那种让人累到虚脱的运动真的那么有意思吗?反正我体悟不来。每次我看着小哲撩起衣角擦汗的时候,我似乎是无法体悟到那种快乐。
我果然还是喜欢轻小说。比起这种运动,倒还不如在天台上享受阳光。

不久,小哲带着他的爱好,上了帝光中学——日本数一数二的篮球豪门。
说是要完成和朋友的约定?行吧。我尊重他的选择。不过,看着他有时和那个棕色头发的少年勾肩碰拳,我总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
有的时候我会帮小哲揉揉腿。看着他小腿明显僵硬的肌肉,还有一些磕磕绊绊的淤青。一块一块青紫的痕迹,在他偏白的皮肤上很显眼。
我会问他:痛吗?他总是倔强地摇摇头。
我也会和他说:其实哥哥还是喜欢你看书的样子。篮球太累了。他也会摇摇头。
他说:阅读是千寻哥哥带给我的,但我总得有些自己的小天地嘛。

我果然还是拒绝不了他。

2.
其实令我烦恼,不,倒不如说是恼火的,并非小哲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向了篮球,而是围在他身边一群五彩斑斓的小男生。
尤其是一个红头发的,对着我的弟弟说:“黑子,今天训练辛苦了。晚上我替你买香草奶昔吧。”
说实在的,那红发小鬼长得挺好看的,身高也和我弟弟最匹配。估计长大了又是个祸害万千少女的人。
一般来说这种皮相好的都是拈花惹草之辈,反正轻小说的套路都是这样。处于对小哲的不(独)放(占)心(欲),我降低存在感跟踪着这一蓝一红。看到小哲对着那个红发小鬼闪现的期待的光,我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妈诶我的小哲要被这个叫“赤司”什么的披着羊皮的狼拐走了。为什么小哲会让他给自己买一辈子香草奶昔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卧槽。
我哪点比不上他?我跟他一样温柔跟他一样理解小哲还比他高,这个小鬼哪点比我好?怨念怨念怨念气死我了x

我一定要挽回这种局面。

3.
于是我挑了个类似小说中月明风清万籁俱寂的约会场合,带好小哲喜欢的各种现当代小说还有香草奶昔。
“小哲,那个赤司……你觉得他怎么样?”
“赤司君吗?”我看见我的弟弟思索的样子,然后带着难得一见的微笑,“他是挖掘了我能力的人,因为赤司君,我才可以加入帝光一军。他还是除了千寻哥哥外第二个答应给我买香草奶昔的人。”

“……我很感谢他,我也很喜欢他。”
我看着小哲投射着月光的眸子,糅碎了星星点点的温柔——就像轻小说中描写的,恋爱的样子。

4.
其实生活的变故是猝不及防的,没有人可以预支未来。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
距离这件事一年半有余,但在一个下雨天下午,我却看到了眼眶红红的他。
“小哲!小哲你怎么了?”
我上前抱住他的肩:“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我看他没有反应,便猜测道:“和那个叫赤司的有关吧?”
那天我看帝光和其他球队的比赛。不愧是篮球豪门,球员素质高到可怕。但我总觉得,那种感觉有点生疏。
怎么说呢……就是不大融洽?现在孩子都特立独行,我也不了解他们。
但我看到怀里,紧紧攥着我衣服的小哲,我总觉得他的朋友,尤其是他和那个红毛小鬼之间,出了点什么变故。

小哲没有回答,他只是说:“千寻哥哥,那个赤司君……不,不存在了。”
他的眼,像一片深海漩涡一样。
那个赤司君?
我云里雾里,没由来的脑子里蹦出个念头——突然想到人格分裂一说,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开什么玩笑呢,这群孩子早过了中二的年代了,生活又不是小说,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令人唏嘘的怪事。

5.
有蛮多人跟我说,黛,你的预感蛮准的。我只是耸肩笑笑。平常看看书,拿现实点的话来讲,就是个文科生,心思和直觉应该是会感性点,这很正常。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的第六感的已经是上帝视角了。
几天后,我翻着小哲的日记本,上面赫然写到:帝光的大家,分崩离析。原来那个对我很温柔的赤司君,离开了。
小哲平常有记日记的习惯,其实他的朋友不算多,他平常就安安静静,文文雅雅。跟日记交流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一页一页地翻过去,看着他升入国三后越来越沉郁的心情,我突然知道,为什么小哲的笑容越来越少。
那种两年前还是十分常见的,天使一样的微笑,消失不见。
我突然对这个叫“赤司”的有了种厌恶。
你既然不能好好地待我弟弟,为什么一开始还对他这么温柔。
你既然不能像我一样好好地守在他身边,给他买一辈子的香草奶昔,为什么一开始还陪他走过一个个夕阳,看漫漫星空。



6.
很快,到了择校的日子。
“千寻哥哥,赤司君也到了洛山呢。”
我喝着卡布奇诺的手一顿,差点把咖啡喷出来。
“什么——”
赤司这个混蛋非得要去什么洛山简直有病那我的小哲肯定不去洛山了我和他岂不是又不能在一起了吗可恶!
啊啊啊烦人。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灾星,一扯上他我的人生就没有好结果。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面瘫,科科。
于是我发誓,除非那个家伙主动来找我,我在最后一个学年里是不会跟他讲一句话。嘛,一年,365天,熬过这苦日子就可以出头了。


开学后几日,出乎我意料,倒是赤司先来找我了。
“你是…哲也的哥哥吧?”这个家伙果然是生的一副好样貌。我抬起头,他似乎是站在天空下,果然是有着统领全局的风范。
“怎么?”我斜视了他一眼,“和我来套近乎接近我的弟弟吗?”
他倒也将事情说得明明白白:“是。”
“但你貌似伤害了我弟弟呢,赤司。”
“你在他心中成为了和我一样重要的男人,说实话……”我合上轻小说,站起身,带着居高临下的角度,“我很嫉妒你,知道吗。”
“是吗。”对方笑笑,捂住了自己金色的那只眼睛。

“所以,能当一下助攻么,哲也的…兄长大人?”
“我拒——”呵呵想从我这儿过关?门都没有。让你看看什么叫真·哲厨,我弟弟的幸福才不允许你这种家伙随意染指。

“说吧几本轻小说?”

小哲对不起,哥哥是个没底线的人。其实赤司这家伙还是挺不错的我想你跟哥哥的看法是一样的吧?嗯,肯定的。所以小哲,为了哥哥你就委屈自己嫁入豪门,然后哥哥就能包下一个书店走向人生巅峰x

……“成交。”我叹了口气,“但是,如果你再敢伤害小哲半分的话——”
听闻此话,对方的嘴角悄悄漫上胜利的笑容。
“赤司征十郎,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这种自信的臭屁样子,真是让人不爽。
不过要是哲也有这么一个依靠,该是很安心的吧。

7.
从那以后,我加入了洛山的篮球队。不得不说,那个赤司,虽然矮了点,但还是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男朋友的。
“你就是这么教小哲视线诱导的?”我做着重复枯燥的练习,“我弟弟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恶魔——他倒是也有耐心。”
赤司摇摇头:“不,哲也的训练量,就算在那时,比你的还要多。”
我瞬间有点火大:“难怪我家小哲不理你,连我这个外人都觉得你恨。”
他落寞地笑笑,像是回想起什么。

“不,哲也不是因为这个不理我。”
“是因为,我不是他。”
我猛然想起小哲日记本上那些字。

“我做不到和他一样的温柔耐心。我想,哪怕是看见你和他在一起,都会火大。”
“啧。你果然是恶魔。不过——”我顿了顿声线,蛮惊讶地看到这个比我小两届的队长眼里浮现出罕见的好奇与忐忑。
“不过实话告诉你,其实对于你,他也是很喜欢的。”


他的惊愕加深三分。我继续说:“小哲有记日记的习惯。我记得有一天他这么写过——‘征十郎和赤司君不一样,虽然他对胜利很执着,甚至因为这个一次次丢下我。但是,他和赤司君一样,我身体难受他会陪着我,他会辅导我做题,他会给我买香草奶昔,他的怀抱也很温暖。最重要的是,征十郎君的左眼很好看。’”

“你还是有机会的,少年。追老婆的心得,我又不能传授给你。”
我说着,瞥了一眼对方——

卧槽这个赤司脸红了!脸红了!脸红了啊!

我倒是经常看见一堆一堆的妹子往他的储物箱里塞情书,他不止一次转过头来朝我笑笑:
“千寻,我倒希望,这是哲也的情书。”
我冷哼一声:“要追老婆自己追去。”

我突然觉得,小哲选择的这个人,似乎还可以。

8.
WinterCup的决赛,我第一次看到小哲口中另一个赤司。
的确是个温(会讨老婆)柔(开心)的人。
决赛过后,我看见他拉着小哲的手:“黑子,晚上在你房间里等我一下好吗?”
然后,我看到了天使的笑容。

妈诶久违久违!我黛千寻原地表演一个旋转爆炸飞升给你看啊QAQ小哲笑了天使笑了啊啊啊死而无憾了!

不是,等等?
这时间?
晚上?!
小哲房间,还要等你?!
!!!

这信息量……
现在我早就不是之前那个看看kiss都会脸红心跳的人了,我现在可是个可以看小h本的成年人——
联想到小说里的一些场景,我的脑袋瞬间变得无边无际。
赤司你个混蛋又要占我小哲的便宜是吗?无论哪个赤司都一个德行,这无师自通的调情技巧哪学的啊卧槽!
于是,我拨通了我家小哲的电话。

“小哲,晚上别让赤司进你房间。”
“为什么啊千寻哥哥。”
“他是狼!一匹饿狼!他到你房间就是为了吃掉你这只小羊!听哥哥的话,小哲。对别的男人除了你帅气的千寻哥哥以外都要有防备之心只有你的哥哥才是一心为你……”

“哥哥你在说什么啊,赤司君哪会这样啊?”
我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欲哭无泪。

赤司,行,你人生赢家,你牛逼,作者宠你,好好好,你真棒。

9.
晚上我悄悄在赤司来之前到了小哲的房间,然后放了个窃听器。

赤司征十郎我倒要看看你要对我的小哲做什么。

“赤司君,你来了。”
“嗯。”传来一阵关门的声音,“好久不见,黑子。”
“好久不见,赤司君,我很想你。”是闷闷的声音,小哲应该是在赤司那个混蛋的怀抱里吧(#‵′)这个不要脸的。小哲能依靠的人,只有我一个,这个红毛混蛋算什么?
“另外一个我,对你带来困扰了吧。”声音像是刻意被压低的,但是里面的温柔倒是不假。
“是有那么点,不过征十郎君也很可爱哦,就像个长不大却又很霸道的小王子,所以,不会困扰哦。”
我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耳麦里的声音很清晰,对方的雀跃和期待清晰可闻。
“哦对了,赤司君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今天是12.20号吧?”
“黑子还没送我过生日礼物吧?黑子应该记得的噢,我的生日?”

赤司你个不要脸的玩意。
我把耳麦往里塞了塞,指关节不停地叩着桌子。

“可我没有什么给赤司君……”是带着一点歉意的声音。
“我已经想好要向哲也索要什么了哦。就看哲也肯不肯给我。”
“……如果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尽力做到。”

“喏,亲一下这里就好。”

赤司你个死不要脸的混蛋玩意!
“黑子如果不想给也不用勉强……”
我想着以小哲的性子,应该不会亲赤司的才对。但是,我却,清晰地听到了“啵”的声音。

“这里,也亲一下?”是赤司强忍笑意的声音。
“……好。”

大家好我叫黛(单)千(身)寻(汪)。我正承受着来自隔壁一对恩爱狗的严重打击。
赤司对小哲的性格了解甚深,我的弟弟一遇上这个红毛就被吃得死死的。

“哦对了。”我正打算关掉窃听器,却听到了拉抽屉的声音。

“正在偷听的黛前辈,听得到我说话吗?”
等等他是怎么……
“黑子已经是我的人了。”
哎?等等这神走向……
“我可是有天帝之眼的人。所以窃听器什么的,我是知道的哦?”
这个声音……那个异瞳赤司又来了?!
“我向你保证,哲也在我身边一定会幸福的。”
“我会成为,为他买一辈子香草奶昔的男人。”
“把他交给我吧。兄长大人。话说——不来哲也房间送一下祝福么?”

我无奈地走向411室,敲响了门。里面露出一脸不敢置信的小哲和那个我熟悉的,运筹帷幄而又掌控全局的赤司征十郎。

“欧尼酱等等,你——”
我摸上小哲的头发,没有回答他。只是对着赤司征十郎说:“对我的宝贝好点,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饶不了你。”
“记得为他买一辈子的香草奶昔——无论是你还是他。”
“我以小哲兄长的名义祝福你们,要一直幸福。”
说完这些,我碰了碰小哲的额头。

“明天见,小哲。”

小哲看着身边微微眯起眼睛的红发男人,看着对方脸上不加掩饰的开心,瞬间像是了解了什么。
他果然是个善解人意又聪明的人。
我看着他努力踮起脚,轻轻地用额头蹭了蹭我的下巴。

“晚安,欧尼酱。”
“谢谢你。”

除了祝福,我似乎是别无可做。幸福这种东西吧,真的是难以捉摸。你说命运是什么呢?估计就是遇见那个用尽上半生,等你这一辈子的人吧。
我向门口走去,转头余光一瞥,是红蓝相衬的身影——将带着轻小说里最美好的ending,一路前行。

甜不甜!!!
千寻哥哥你家弟弟嫁出去了请问你开心吗doge

评论(7)

热度(145)

  1. 多米诺排骨Empty Attic 转载了此文字
    咕咕咕咕咕咕